星野之鹰

高三狗,更新慢‖给个关注再走可好?‖苏染尘‖龙耀‖杂食博爱,全员都帅

【全员向】龙耀设定之四大龙王(上)

龙族paro

青铜与火之王:孙翔&唐昊

天空与风之王:刘小别&卢瀚文

龙王是双生子√

感觉没什么人看(っ╥╯﹏╰╥c)

如果喜欢给个小心心啊评论啊小蓝手啊!!!

欢迎讨论!


  青铜与火之王:孙翔&唐昊
1.
  “能想起来吗?你究竟是谁?”眼前的少年压低了帽子,晨昏的暮光照射在他身上,只觉着他与光融为一体。
  
  
  孙翔看着眼前的人微微皱眉:“都说过几次了,我是孙翔,你烦不烦啊?还有,你是谁啊?”
  
  
  “我是你的弟弟啊”他抬起了头,赤金的光从他眼睛里亮起,一阵强烈的大风突然吹起,少年的鸭舌帽被吹起,他直视着孙翔的眼睛,嘴角勾勒一抹残忍的笑容“我亲爱的哥哥,你真的什么都忘了。”
  
  
  让我使你一步步想起来吧,我们会在一次君临天下。
  
  
2.
  你,为什么要救我?
  
  “唐......昊?”这个名字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出现了,明明从未听过却又是那么重要。似乎千年来就一直在那里陪着你,不能割舍。
  
  
  看着倒在地上染血的唐昊,孙翔脑子里轰的一下炸开,一些片段争先恐后的蹦出来,占据着他的思维空间,视线变得逐渐模糊。
  
  
  他痛苦的捂住脑袋,跪下来。“一叶?”蓝牙耳机传来声音“你怎么了?”
  
  
  “啊啊啊!头...好痛。”孙翔低沉地吼着,向着躺在地上的人。“你,到底是谁!”
  
  
  “一叶?一叶?回答我!”江波涛的声音不断从耳机传入,他有些焦急,耳机里的事情让他意识到孙翔是处在下风的。
  
  
  孙翔突然沉默了。他缓缓站起来,将耳机甩到地上踩碎——“我不叫孙翔,我是王。”
  
  
  “你中二吧?这小子挡了你一枪,下一枪就是你了。”枪口一点点移至孙翔胸口前方,那双手却突然抖了起来。孙翔的皮肤一点点被灰青覆盖,鳞片贴着他的皮肤长出来。
  
  
  “哥哥,你想起来了。”唐昊从地上站起来,普通的子弹对他造成不了多少伤害。
  
  
  “来吧,我们,一起颠覆这个世界。”
  
  
3.
  “没有什么能阻止我!”青铜与火之王怒吼着,王的咆哮震得人耳朵生疼——可韩文清没有退后一步,也没有捂住耳朵,他就那么承受着嘶吼声。
  
  
  “你们又知道什么?”他质问着面前的人,即使那只是一个小影。
  
  
  “你安危的是人命!就凭这一点,我绝不让你存活。”
  
  
  “就你?”一声冷笑,“你不过是个混血罢了,拿什么和我拼?”
  
  
4.
  鲜血渗进鳞片中,黑色的鳞仿佛只是加了一层光。可金色的眼中很快淌了血。他看上去那么痛苦,像个失心疯的人。龙王怒吼着:“卑鄙!”
  
  
5.
  地上燃起熊熊大火,在这山谷之中,青铜与火之王沐浴着火的洗礼,背影孤独寂寞,他张开双翅来表达他的愤怒与痛苦。黑色的幕布遮住了天空的一隅。
  
  
  韩文清站在熊熊烈火中,毫不犹豫的逐步向他走去,烟熏火烤没有阻碍他的步伐,他的步伐依旧端正。
  
  那一瞬间青铜与火之王以为自己看到了巨人。
  
  “小朋友们,现在想改朝换代,还早了点。”
  
  你们的时代早就终结了!
  
  
  
  
  
  
  天空与风之王:刘小别&卢瀚文
1.
  “你好!我是来自蓝雨的卢瀚文。你就是来照顾我这次出行的前辈吗?”卢瀚文神采飞扬的看着眼前一脸冷漠的刘小别。
  
  “你好,刘小别。”刘小别整了整脖子上挂着的耳机,试图给来自蓝雨的客人留下一些好表现。可是他的表情有些冷漠——为什么抽签结果是我啊!为什么你们一群人玩的开心我却要带一个小鬼?
  
  “小别前辈,你是不开心吗?都没有笑容。”卢瀚文一脸兴奋的笑容看着人,还露出尖尖的小虎牙。阳光下,他的笑容格外明媚,仿佛有一层光圈笼罩,这倒是让刘小别对这个孩子的好感增加了不少。
  
  可是下一秒。
  
  “来,前辈笑一个。”卢瀚文举起双手就去扒刘小别的脸,试图让人的嘴角挂起一抹弧度。刘小别僵硬的笑着:小鬼,我这几天会好好照顾你的。
  
2.
  我是谁?
  
  我在哪里?
  
  刘小别睁开眼,就看见他身边有一个祭台。祭台上有一根木质的立柱,而上面居然还绑着一个小孩子。
  
  那人身着破旧的囚服,身上满是淋漓献血与刀疤。那人直挺着背,微笑着看着台下的人群义愤激昂。看那镇定自若的架势真没人认为他即将接受火刑。
  
  他还在笑着。
  
  当人们举起火把时,他那明亮的大眼睛就直直看着人山人海。嘴角的微笑像是世上最甜美的糖果,却淬着剧毒。
  
  他终于感受到了刘小别的目光,侧过头对上了刘小别疑惑的目光。那人凝视了一下转而笑的更开心了。他启唇想要说些什么。火在这时突然蹿腾了起来。
  
  在火中,他就定定注视着刘小别。
  
  “呐,哥哥。”
  
  火能烧光一个人的罪恶,驱走人灵魂中的邪恶。可他一个孩子究竟犯了什么罪?刘小别想要冲进人群中找个人问问发生了什么。可他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——原来他已经死了。
  
  他只能眼睁睁看着那孩子被火吞噬。
  
  卢瀚文。
  
  
  
  
3.
  卢瀚文被梦吓到了,他惊坐起来,迷茫地看向窗外,水珠附在窗上还有水不停滑落而下。雨有节奏的敲击着,落在屋檐,地面。卢瀚文裹紧了身上的毯子,他觉着有一股寒气正在靠近,却说不清那是什么。寒潮?风?还是心理作用?
  
  卢瀚文又躺了下来,梦里的一幕幕还在他眼前浮现一个个清晰完整的画面。真是一个奇怪的梦,可是灼烧的痛感还在他身体里横冲直撞着。眉间微微颤抖,肌肉不自然的绷紧,难眠。
  
  “轰!”一道闪电撕裂夜幕,一时间学院都被这突然的强光照亮了。卢瀚文闭着眼没有看见,从他窗边滑落的不是雨滴,而是红色血液。
  
  
  
  
  
4.
  坐在喷泉边,卢瀚文无聊的踢着腿。“这学校真大。”他双手撑着池台,向后仰着头,发出无奈的长啸。
  
  “就这点路也走不动了?我每天上课要走好久呢。”刘小别抱着双手看着人。其实他也想休息会儿,这一连几天的参观让他走了不少路,而且来来回回走几遍是件很烦的事情。
  
  周围的学生来来往往,有的熟人会选择凑过去嘲笑一下刘小别带孩子然后离开。刘小别到现在还努力保持冷静也是不容易,即使旁边的卢瀚文很清楚他不淡定这一点。
  
  “小别前辈?你最近有没有做什么奇怪的梦?”卢瀚文不经意的问了一句。就像“你今天吃饭了吗”一般平常。刘小别的心咯噔了一下,他看着卢瀚文的表情犹豫了起来,斟酌着回答的措辞。
  
  “那看来是有了。”卢瀚文直接下了结论。“你说,那是真的吗?既然做了一样的梦,肯定有原因啊。”
  
  “别想乱七八糟的,即使是亿分之一的巧合几率,那它也是存在的。”刘小别打断了他的话。“你不是我弟弟。”最近他被这个梦困扰了很久。
  
  卢瀚文这才偏过头,栗色的眸盯着人,平静地问道:“前辈,你知道我梦见了什么?”
  
  “我......”
  
  “不过,我应该和你梦见的一样呢。”
  
  
  
  
  
  
5.
  “前辈。”卢瀚文笑的灿烂起来,就像他们初次见面时的笑容。可是笑着笑着那眼泪就不自觉的往下流。刘小别看着他就感觉自身又回到了祭台之上。
  
  “刘小别前辈,果然是哥哥啊。”
  
  为什么?
  
  一切好的回忆都化成碎片,自己是龙。就凭这一点,他知道,他要与身边人站在两边。卢瀚文终于想明白了他的过去。
  
  那个雨夜里他碰到黄少不是巧合,而是他封闭了自己的记忆,让他忘了自己的精心设计。他在十四岁前,记忆不是空白文档,而是孤身一人留下单薄的斜影。
  
  他想做的从来都是复仇,这个世界片刻的柔情不过是告诉他,现在人类的美好生活,建立于龙族的陈迹之上!
  
  可是,我还是想跟你们说一次再见。
  
  “小别哥,我想和他们去告别。你要一起来吗?”
  
  刘小别一时间还无法忍住自己的愤怒,他颤抖地握住了卢瀚文伸过来的双手。“我想,我也要对他们做一次告别。”
  
  师生?同学?朋友?这都是过去式了。
  
  
  
  
  
  
6.
  “您阻止不了我!”天空与风之王立在水中盯着骑着王不留行的王杰希放着狠话。
  
  王杰明显愣住了,他看着这庞然大物的眼神都有些难以置信:“你还记得我?”
  
  “当然记得。”天空与风之王的话还是挺恭敬“可您继续的话,我不会饶过你。黄少也让开!”
  
  那你还是我的学生啊。我作为一个老师有义务将迷途的学生打醒。王杰希的面色冷了起来:“既然你记得我,那你也应该记得我以前教的。”
  
  “如果你忘了,”一个风刃急剧落下“那我就再教你一次。”
  
  
  
  

评论(14)

热度(36)